谁让驾校成为大爷?

上半年12
7万人报名学车,车少人多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业内人士算账:培养一学员成本不低于3000元,学车莫只图便宜2008年,我市报名学车人

  “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尤为受用,但在驾培市场上却时有例外发生。目前,山东省城约有7万市民在等待上车中期盼着早日一证在手。而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济南有50家正规驾校,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

教练私收学员学费后“失踪”的根源何在?为何屡禁不绝?在行业专家黄先生看来,这和当下驾校“承包、挂靠”运营模式脱不了干系。以上海为例。

上半年12.7万人报名学车,“车少人多”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

  这是一个纯粹的卖方市场。在驾培市场激烈竞争的背后,驾校培训能力和教练员素质受到质疑。难怪有学员感叹道:驾校实在是太牛了!

近日,解放日报和上观新闻相继刊登了《几十名学员找不到“顾教练”!网络报名学车“陷阱”多》的记者调查,披露了有关驾校教练将学员学车费用席卷一空后“失踪”,涉嫌诈骗行径后,本市交通等职能部门随即介入调查。

业内人士算账:培养一学员成本不低于3000元,学车莫只图便宜

  山东省城7万学员排队等上车和考试

“顾教练”携款失联至今,部分受害学员已做安排

2008年,我市报名学车人数达19.7万人,2009年达20.19万人,2010年上半年,就有12.7万人,总体来看,学车人数逐年增多。

  “教练,我什么时候考试啊?”14日,省城西部一驾驶员培训基地,市民刘先生和往常一样早早来到这里。他经常忍不住询问,但始终得不到明确答复。

经上海市城市交通运输管理处调查核实,“顾教练”携款逃逸,至今失联,警方现已立案。目前受害学员有11名,部分已被安排到有关驾校继续受训学车。市运管处要求有关驾校积极配合司法部门开展案情调查、处置。

今年8月,市运管局公布了我市驾校、教练车和教练员的数量。其中,全市有汽车驾校189所,教练车5678辆,有教练证的正规教练员6015人。按照一辆车一年培训50多个人计算,5678辆教练车,一年可以培训31万名学员。根据目前的情况,学员数量没有达到教练车无法满足的地步。

  刘先生报名学车已有两年,拿证的愿望愈发强烈,自我要求每周至少两天待在培训基地,尽管这样做影响到了工作。

据了解,“顾教练”原系宏大驾校承包经营的教练员,两年前被驾校解除了用工合同。顾某随后又前往恒通驾校进行承包经营,去年12月又被恒通驾校解除了用工合同。

业内人士分析,出现上车难的局面,主要集中在部分挂靠驾校,由于车少人多,自然无法保证学习质量。建议市民学车,不要光图便宜。

  他学车的大部分时间里,需要坐在马扎上耐心等待。

所有受害学员都是顾某通过“五花八门”的“官网”招生而来,随后被其转给各驾校的其他承包教练员处开班。培训费用经双方约定,由顾某按学时,分批支付给各承包教练员。

我市五星级驾校景通驾校校长、市道路运输协会驾驶培训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陈龙给驾校成本算了笔账:首先是规费,每个学员约780元;其次是油费、折旧费、场地费、管理费,约1500元;此外是教练人工成本,一个学员培训下来,人工成本、工资、五金等约1200元。算下来,一名学员的学车成本不可能低于3000元。

  和刘先生一样在难熬的训练中等待考试的不在少数。来自济南市车管所的统计,在济南市50家正规驾校中,有教练车2733辆、教练员3814名,按每车4人计算,正常年培训能力为10.9万人。另外一组数字显示,2019年济南市驾考科目一通过率为17.2万人,按照95%的通过率来算,总报名人数达到18万人左右。

上海市运管处表示,涉及该事件的凌峰、恒通、逸风等驾校应当承担和履行社会责任。受害学员中,凡在驾校开过班的,应按照当时的驾校承包人与顾某的约定,继续安排培训学车。

陈龙还说,他们暗访发现,如今驾校存在三方面问题:

  人们踊跃学车的热情,让驾校再也不用为生源发愁。“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学车人多。”一位教练说,“五年前他要出去‘拉人头’,现在即使有人报名,驾校还不一定要呢!”

而对于顾某与驾校承包人并无约定的受害学员,由于既无驾校学车合同,又无正规发票,市运管处认为其应等待警方调查处置,通过司法途径维护自身权益。

一是乱收费现象很突出,除了正常学车费用外,一些驾校还要收打卡费、VIP费、考试名额费,这些都是莫须有的费用。

  据了解,目前济南市各驾校普遍存在学员积压现象,约有7万人正在排队等待上车和考试。

上海市运管处表示,对顾某携款逃逸事件的调查处置现还在进行之中,其个人信用评价将被降级,所涉驾校已被记入年度培训机构质量信誉考核。有关部门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充分保护学员权益。

二是挂靠现象严重。只要买一辆车,就能“办”驾校,通过挂靠形式取得招生资格。事实上,总校承担着很大风险。“一来,挂靠驾校一旦出了问题,问责肯定要问总校的责;二来,挂靠驾校太多,也会影响总校的品质和声誉。”

  对于学员积压的情况,有关部门解释说,按照规定,每车四个人的培训名额,并不是时时满员,因为很多人都要考虑工作和学车时间的具体分配。“到考试的时候,人根本不满,这就造成了培训车辆的闲置。基于此,培训车辆上的学车人数总要大于考试人数,除了经济利益,这也是驾校一车多报的一个重要原因。”

教练员私收培训费后卷款“失踪”已屡次“上演”

三是克扣学员学时,节约培训成本。

  据了解,为了满足学员需求,4月份济南市拟新增270辆教练车,今年全年将新增至少600名教练员。整个招生系统允许每个驾校预留2.5―3个月的学员流量。

上海市交通委曾发布实施《上海市交通运输驾驶员信用评价实施细则》,将规范收费作为对教练员诚信考核的重要指标,明确规定“对连续三年考核不合格的教练员将依法撤销从业资格”。此外还要求驾校必须严格管理,严格执行《培训合同》,不允许一张外流。可近年来,教练员私收培训费卷款“失踪”事件依然屡有发生。仅媒体不完全的公开报道就有:

  “黑驾校”挂靠正规驾校

2014年3月,申通驾校“范教练”私收140多名学员60余万元学费后长时间不安排培训,还涉嫌私刻企业公章,后因涉嫌诈骗被批捕。

  面对驾驶培训市场的“大蛋糕”,一些人或者团体开始蠢蠢欲动,试图切上一刀。

2015年3月,宝山区检察院受理了2起以招收机动车培训学员为名的诈骗案,受害学员超过10人,被骗钱款达10余万元。

  “除了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给出的50家驾校名单,其他都是黑驾校。”济南市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说到,目前的一个现实情况是,有些驾校虽然不在统计之列,有关部门也没有承认其相关资质,但其却挂靠在正规驾校的名下。

2016年7月,银都驾校“王教练”席卷私收的数十名学员20多万元学车款后“人间蒸发”,后被刑事拘留。

  一位业内人士分析,这些挂靠点并没有驾驶员培训的资格,他们通过打通与驾校的关系,在缴纳一定管理费后挂靠在驾校设点招生,自己招生自己培训。“挂靠的驾校不便管理,更有一些驾校只重收费,培训质量得不到保证。还有的以‘低价驾培’的方式吸引学员,事后再额外收费,以致乱收费现象屡禁不绝。”

至于有关方面对学员们的后续处置也如出一辙:凡到驾校报名,与驾校签订培训合同且有发票的学员,安排在驾校继续受训,否则只能建议报警,走司法途径追讨损失。

  今年4月,章丘市民李小姐交了1000元报名学车。可是在较长时间的等待后,她一直没有接到理论考试的通知。去找时发现驾校已人去楼空,和她有同样遭遇的有20人。

教练私收学费后“玩失踪”,为何总是频频得手?

  在对驾培市场收费施行新规之后,济南市交通部门表态,从4月开始,济南市交通运输局将按照《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规定,开展驾培市场整治,重点加强对驾培市场的源头管理,严查“黑校”、“黑教练”。

教练私收学员学费后“失踪”的根源何在?为何屡禁不绝?在行业专家黄先生看来,这和当下驾校“承包、挂靠”运营模式脱不了干系。来自市运管处的统计,截至今年5月31日,全市共有各类机动车驾驶员培训机构201家,其中具有普通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业务且经营的有192家。行业内经许可配发道路运输证的教练车保有量18979辆,教练员26399人。这些教练员主要有三种:驾校自聘的教练员;承包驾校教练车的教练员;挂靠驾校的合作经营者。

  教练“承包制”下的压力转嫁

黄先生告诉记者,由于驾校的开办、经营对资金、办公、训练场地等要求高。而对普通中小企业、教练员,其车辆也无法上教练车牌。因此,除了第三种“纯粹”挂靠外,第二类“承包”也可算作一种变相挂靠。即先由驾校买好车辆、上好教练车牌照、投保车险等后,再“转包”给个体教练。或者驾校取得教练车上牌指标后,让“承包”教练员到指定售车点自购车辆,再以驾校教练车名义上牌。据黄先生讲,目前后两类教练员占全市教练员的比例至少达七成以上。

  在通过理论考试后,与学员直接打交道的就是教练员了。长期以来,社会上有关“驾校教练吃拿卡要”的声音从未间断。

对驾校而言,上述教练员实质是自主招生、自负盈亏的个体户,驾校只要将教练拉来的学员组织开班就行了。一方面,驾校投入不多,就能借助名下众多的“个体户”扩张经营;另一方面,驾校不仅可以收取“个体户”们承包、挂靠费,开班管理费等,还能降低自身营销、管理成本,可谓一举数得。

  对此,曾经当过驾培教练的赵先生说出了自己的无奈。他在几年前以五六万元的价格将驾校的车辆承包。

而对“承包、挂靠”者而言,既可自任教练,也可聘请他人担任教练,除向驾校缴纳一定的挂靠费、管理费外,其余皆可自由随意掌控。

  他算了一笔账:通常情况下,一个月能培训合格五名学员,每过一个科目,就可以获得40元的奖金,一人全部通过可获得120元,这样下来一个月可以获得600元奖金,加上底薪,总收入不会超过2000元。

“承包、挂靠”者为自身利益最大化,会“千方百计”招徕学员:如有的教练私刻驾校印章招收学员;有的以低于驾校门市价为亮点、有的在网上低价批发、团购。还有的干脆做起了“中介调度”,将低价所招学员再层层转包给其他教练。导致学员不仅后续费用陡增,而且出现以“张三驾校”报名学车,考试却成了“李四驾校”学员的怪事,学员事先根本不知被“卖了猪仔”。

  “教练员的收入不高,收礼又没人监管,所以不收白不收。长期下来,就养成了不好的习惯。”赵先生说。

有的学员从报名、考试到拿证的整个过程,都被教练一手“包办”,教练一旦发生经济问题,极易私吞学费,卷款失联。而对驾校来说,一般并不会承认那些没有去驾校报名并签订正规合同的学员,导致学员损失难以弥补。

  将车辆承包后,教练有了很大的自主性,但也承担了更大的压力。赵先生举例说,曾经有学员在培训时开车撞到树上,车头损坏。对此,驾校让教练员承担。“本来可以走保险理赔的途径,但驾校并不那样做。最终,这样的负担只能转嫁到学员身上,让学员赔钱了事。”

业内人士分析,上述“承包、挂靠”模式实质是驾校在贩卖自身资源获利,因此其对“承包、挂靠”者的管理十分脆弱,驾校和挂靠教练之间的关系非常松散;加上不少教练员,一人“承包、挂靠”多家驾校、多辆教练车,每天练车的场地也不固定,驾校很难掌握人、车的具体去向,对其基本上处于失控失管状态。

  两管理部门应建衔接制度

此外,上海市所有驾校自今年元旦起,全面施行计时培训管理模式。按规定,驾校应提供计时收费、先学后付的服务措施,这意味着,学员至少不必承担学费会遭遇类似“预付卡费”被一次性打水漂的困窘。可现实并不容乐观……这些挂靠的教练,在一些网站揽客时,对这种新模式避而不谈,或干脆假称没有。

  目前管理驾培市场的有两个部门。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对于驾校的监管,交通运输部门和公安部门各司其职,即交通运输部门负责驾校的资质管理,公安部门负责考试和发证。

“顾教练”引发的行业震荡能否成为最后一次?

  在济南市,驾驶员培训的体检、考试和发证工作由车管所负责,驾校、教练员、教练车的资质和培训管理则由交通部门负责。

上海市运管处表示,针对“顾教练”卷款失联事件,管理部门将采取以下措施:

  根据今年3月1日实施的《山东省道路运输条例》,交通运输部门与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应当建立机动车驾驶员培训与考试发证管理的衔接制度。

是扩大宣传渠道,将会同驾培行业协会在新版培训合同上,印制行业协会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的二维码,以进一步提高行业信息透明公开程度,确保广大学员知晓行业学车信息、正确选择驾校;是协调市交通委执法总队加强检查打击力度。对于严重违规的驾校,考虑采取暂停学时审核和开班,及时通报全行业,并向全社会发布学驾警示。

  早拿驾照是件奢侈的事

关注驾校中国,提高自己的学车技巧!非常荣幸您能阅读本文~小编不胜荣幸,您的耐心阅读,即使没有赞,也是对小编给予莫大的鼓励!感谢之至~

  “苦等一天也练不了几把车、训练要时常看教练脸色、考试一拖再拖……”不少学员反映:挤出时间去学车,本想勤学苦练早拿驾照,却成了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驾校中国

  收了钱就“变脸”

  在收钱之后,一些驾校工作人员的脸色就“变”了。省城市民王先生4月初交上费用准备学车,驾校给出的答复是“要到7月才能上车”。更令王先生感到啼笑皆非的是,对方在收钱之后,开玩笑地说了一句:“收了钱,我就是‘大爷’。”

  每天只上一次车

  15日中午,省城西部一训练场地,赵先生坐在马扎上,不时地看表:“啥时候才能轮到我啊!”他早上7点就赶到场地,可是一上午只上了一次车,和他同车的学员有11人。一天天就这么耗着,这学车的进程实在让人受不了。”他说。

  一位王姓学员反映,他从家需要一个小时才能到训练场地,但一整天才只能摸一把车,而且还不到十分钟。

  不请客就给脸色

  在通过理论考试后,学员主要面对的是驾校教练。一位驾校的负责人讲,虽然有明文规定禁止教练吃拿卡要,但效果不大。

  刚刚拿到驾照的苏小姐回忆说,在每一项考试通过后,教练总会有意无意地暗示学员请客吃饭。“第一次理论考试通过后,我们没有请客,教练就拖延训练的时间,要么就是表现得很不积极。”

  考试一拖再拖

  在省城某单位工作的张先生3年前和五位同事一起报名学车,如今同事已经开车两年,他依然在学车。他说,由于工作原因,他经常在外地。而驾校都是提前一天通知考试,让他措手不及。

  他把意见反映到驾校,但没有起到任何效果,在跑了三次后,驾校才安排他考试。

  额外费用名目多

  在缴纳了三四千元的费用后,一些驾校和教练员的额外收费,让许多学员感到“没谱”。潍坊一位学员反映,他交上学费后,驾校还让每个学员再交100块钱的车损费,这让他感到不能理解。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学员说,她在科目二考试未通过后,被通知交补考费320元,还有一定数额的“考试场地看检费”。而济南市车管所工作人员表示,科目二的补考费为120元,所谓的“考试场地看检费”根本不存在。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